北京11选5走势图预测
當前位置:首頁 > 徽文化研究會
 
關于保護徽州文化生態的若干思考
時間:2010/7/27 10:28:03 來源:中國徽學 作者:郭因  瀏覽量: 2386

    關于保護徽州文化生態,我目前有這樣一些思考,謹提出來與同志們商榷。

一、我對幾個相關概念的理解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人類為求愈來愈好地生存與發展并日益完善與完美而進行的一切設想、設計與創造。 

    生態是什么?生態原指自然生態,它是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生物與其所處的自然環境的良性關系及生物與生物之間的良性關系所帶來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滲互補的良好生存狀態。文化生態是什么?文化生態是自然生態的概念引申到文化領域形成的一個概念,指的是人類的種種文化行為與其環境的良性關系及種種文化行為之間的良性關系所帶來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滲互補的良好生存狀態。對于作為文化與文化生態的一種局部現象的徽州文化與徽州文化生態也應該作這樣的理解。文化生態以自然生態為基礎,以經濟生態為支撐,以政治生態為保障。四者之間也該有一個良性關系所帶來的彼此相依相制相克相生互滲互補的良好生存狀態。一切文化生態如此,徽州文化生態也如此。人是萬物之靈長,古往今來,人類社會都是也都該是“以人為本”。但作為萬物之靈長的人,又必須以天地萬物為一體,關愛天地萬物,這才能使人與天地萬物之間及天地萬物彼此之間都有一個良性關系,從而形成人與天地萬物良好的生存狀態。

二、以人為本,以和諧為歸

    歷史是不斷發展的,人類是不斷演進的,人類的棲境也是在不斷變化的。

    古人以古人為本,古人對古人的棲境有古人的要求,今人以今人為本,今人對今人的棲境有今人的要求。

    人類又總是上有祖宗,下有子孫的,人類在生理上有個傳承關系,在心理上、在文化行為上,也有個傳承關系。

    古人有基于古人的主客觀條件而產生的自然生態、經濟生態、政治生態與文化生態;今人有基于今人的主客觀條件而產生的自然生態、經濟生態、政治生態與文化生態。但種種生態也必然有個傳承關系。

    人類從古到今又總有一個萬古不變的根本追求,那就是愈來愈好地生存與發展并日益完善與完美。歷史又不斷證明:人類只有遞進實現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自身三大和諧,才能遞進實現人類的這個根本追求。因此,應該說,以人為本。就必須以和諧為歸。而以格物致知、正心、誠意、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內圣外王之道為基本內容,以“道中庸”而“致中和”以達“極高明”為基本精神的、核心為儒家學說的中華傳統文化,就正是這樣一種文化,一種可以叫作“和諧文化”的文化。而徽州文化正是這種“和諧文化”在很長的一段歷史時期中最為完整的、典型的的縮影。這也就是說,中華傳統文化與具體而微的徽州文化都是以人為本,以和諧為歸的。

三、徽州文化該特別關愛,徽州文化生態該特別保護

    為了弘揚與振興叫作"和諧文化"的中華傳統文化,就須要特別重視、特別關愛徽州文化。當徽州文化生態日漸缺損、日漸衰敗、瀕臨危機時,就必須提出并進行徽州文化生態的保護。

    保護徽州文化生態的目的,首先就應該是使今人愈來愈好地生存與發展并日益完善與完美。使今人遞進實現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自身三大和諧。為此就該盡量保護徽州古人所創造的體現了和諧文化的物質文化遺產與非物質文化遺產所構成的文化生態,使今人得以了解自己祖先的智慧與才能,并從中吸收營養,以利于今人推進當代和諧社會的構建。

    如何去保護徽州文化生態呢?

    首先要保護、并傳承與發展主要反映于歷代徽州人所著述的文化典籍中的、一貫追求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自身三大動態和諧的文化精神。

    其次,要保護作為任何一種文化生態都要依托的自然生態,并盡可能恢復古徽州林密山幽、空氣清新、河水澄澈、鳥多花茂的原生態。徽州是山區,“七山一水一分田,一分道路與莊園”,現在是道路與建筑侵蝕了一分田,還幾乎砍盡了原始森林和到處的古樹,又糟蹋了水。文化生態失去了良好的自然生態的依托,這文化生態就很難是良性的了。

    第三,對于體現了徽州的和諧文化精神的物質文化遺產,包括古村落、古民居、古祠堂、古廟宇、古塔、古橋等等,要迅速收拾殘局,在普查、登錄、分級之后,根據具體情況,或全面保護,或重點保護,或在徽州境內易地 集中保護、為的是讓今人了解歷史、借鑒歷史、吸收營養,并從歷史風貌中獲得一種審美怡悅。

    全面恢復徽州古老的城鄉建筑風貌,不可能也不必要,甚至不應該,就如全面恢復古徽州的經濟生態、政治生態,不可能、不必要、也不應該。因為當代徽州人有遠不同于古人的生產條件與生活條件,生活需求與審美需求,不可能再像他們的祖先那樣生產與生活。絕大多數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也都只有使它融入當代社會生活,參與構成新的文化生態,才是真正的最好的保護。

    至于一些只是歷史現象而非文化傳統,甚至無論在今在古都屬糟粕的東西,例如鴉片煙館、妓院、賭場等等,就不該保護、更不該修復。

    第四,對于體現了和諧文化精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包括各種生產、生活技藝與藝術活動的形式與技巧,要迅速搶救殘余。在普查、登錄、分級之后,努力保護與善待老技師、老藝人、并組織年輕人、特別是他們的后代去傳承他們的全部本領。先求原汁原味,緩講發展創新。在傳承徽州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過程中,決不能為了撈點錢而把一些民間藝術活動庸俗化,更不能把徽州歷史上根本沒有的活動硬是作為徽州文化遺產來展示,如拋繡球之類。 

    第五,當前我們是該大講體現和諧文化精神的徽州文化生態的保護,但也不宜強求當前的自然生態、政治生態與經濟生態完全服從完全遷就古老的徽州文化生態。既然都講生態,那就該彼此和諧共生,協調發展,大家都各守本分,到位而不越位。相幫而不相害。我們永遠只該強調一個最終的目的,那就是有利于當代人與后代人的生存、發展、完善、完美。

四、兩大亟須解決的問題

    為了盡量做好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工作,亟須解決兩大問題:

    一是迅速成立統一領導、統一規劃、統一行動、統一督辦、統一檢查、統一驗收的機構,由于原徽州一府六縣現分屬兩省三市,因此,這個機構必須由兩省三市六縣聯合組成。這個機構必須有一個辦公室進行日常的具體工作,還必須有一個專家委員會,為領導班子出謀劃策。 

    由于物質文化遺產,須要抓緊收拾殘局,非物質文化遺產須要抓緊搶救殘余,因此,這個聯合機構的成立是越快越好。

    我們這個保護區目前還只是個實驗區,我們必須抓緊實驗,干出成績,才能盡快去掉“實驗”字樣,成為一個正式的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區。

    在統一領導機構未曾建立、統一規劃未曾做出的時候,各地也該有所考慮,有所行動。據我們了解,婺源就已搞出了一個規劃綱要,并正在到處“取經”,打算制訂詳細規劃,還已建立了六個保護小區,成立了一個文化研究所和一個文化藝術技藝傳習所,又建立了一個以保護文化生態為主要內容的文化網站和一個展示非遺文化的小園。這種積極主動的精神是十分令人敬佩的。

    二是經費。既然是國家定的保護試驗區,國家當然會撥出一定的經費來支持。但只靠國家撥款,總不可能夠用,因此從省到縣都該從各級財政分年列入預算拿出一些錢來。還可爭取一些熱心文化事業、關愛文化遺產的企業家分期贊助,民間也該發揚自力更生的精神集點資。產權所有者也應該盡量出資出力。此外,與發展旅游業適當結合,與經濟開發有機配合,也定可使之成為經費的一種來源。在這方面,一直把自己定位為文化、生態旅游縣,定位為全國最美麗的鄉村的婺源有很多可借鑒的寶貴經驗。

    如果一開始經費就沒有著落,或者嚴重入不敷出,則很可能實驗難出成績,正式沒有可能,連篇空話說過以后,一切依然自生自滅。

五、似是題外實乃題內的一段話

    我在七月中旬參加了一次安徽省文史館組織的關于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區現狀的調研活動。連續在黃山市、歙縣和績溪開了三個座談會。八月中旬又去婺源縣開了一個座談會。

    績溪的徽州文化研究人員方靜提出了三個保護的觀點,我覺得頗有深意。我把他的觀點接過來,加以生發,在這里說一說:第一是要保護徽州這個地理概念,徽州原本包括績溪、歙縣、休寧、黟縣、祁門、婺源。一個不能少。第二是要保護徽州文化這個完整的概念,徽州文化就是指徽州原一府六縣的文化,不能提什么江西的婺文化、宣州的績文化。順便說一句,現在有些人把所有安徽菜都叫做徽菜也是不對的。安徽菜該叫皖菜,它包括徽菜,但不等同于徽菜。第三是要保護徽州人這個完整的概念。朱熹、江永等都是徽州人,參與了徽州文化的創造,不能說他們是江西婺源人,參與的是江西婺文化的創造。胡宗憲、胡適之等是徽州人,參與了徽州文化的創造,不能說他們是宣州績溪人,參與的是宣州績文化的創造。在婺源的一次座談會上,婺源的同志也都表示,婺源人對徽州文化有強烈的認同感,很希望婺源能回到娘家以利于文化生態的保護及今后的長遠發展。

    婺源屬于徽州有一千八百多年,民風、民俗、文化傳統等與徽州其他各縣完全一樣,而與江西完全不同。國共十年內戰期間,蔣介石出于他的軍事需要,把它劃給了江西。1947年,經過包括婺源人的全體徽州人的共同努力,好不容易又從江西劃回了徽州;只是在解放戰爭后期,由 于江西的游擊隊先進入了婺源,婺源又不明不白地歸了江西。這個歷史性的陰錯陽差,早該得到糾正。

    績溪的劃出徽州就更荒唐。徽山徽水大徽村都在績溪,徽墨、徽菜、徽戲都產在績溪,績溪又原本是歙縣的一部分,講徽州文化,根本少不了績溪。績溪離宣城又那么遠,而離屯溪卻是那么近,有何理由要把它劃出徽州呢?

    績溪的章亞光說得好,徽州號稱東南鄒魯,績溪是頭,婺源是尾。把婺源、績溪劃出徽州,徽州無頭無尾,那還能叫什么東南鄒魯?那還有什么完整的徽州文化?

    有人說什么徽州地區改成黃山市之后,作為旅游城市,須要輕裝前進,而績溪太窮,是個包袱,理該摔掉。如按此邏輯辦事,中國只留下幾個富省富市,所有窮省窮市都不要,那就很可能迅速富甲天下,氣死美國。試問,我們能這樣做嗎?

    把徽州改叫黃山市也很莫名其妙,說黃山名氣大,泰山不比泰安名氣大、西湖不比杭州名氣大嗎?華清池、兵馬俑還比西安名氣大哩!如以名氣大的風景點來給省、市命名,中國就該叫名勝聯邦了,行嗎?管旅游的大官想按旅游業的思路來改換地名,如果管農業、工業、人事、文、教、科、技、國防、公安等等的大官都按自己所管那一行的思路來改換地名,那豈不要吵得不可開交,甚至天下大亂嗎?那也會成為超級國際笑話的。

    有人主張徽州就還叫徽州,而把太平縣叫作黃山市,并把黃山一古腦兒劃給太平縣。誰都知道,太平縣面積、人口、產值等等都很有限,難以成為一個地級市,領導不了黃山管理局這個地市級機構。也誰都知道,徽州文化與黃山風景自古以來就是在天為比翼鳥,在地為連理枝,永遠相依為命,缺一不可。太平縣有個太平湖,黃山有一景點叫猴子望太平,永遠讓黃山石猴看著太平縣、太平湖世世代代太太平平,豈不很好!何必要爭個黃山的帽子而放棄太平日子不過呢?

    如今,中央不把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區叫作黃山市文化生態保護區,而且明白規定這個文化生態保護區包括婺源和績溪,可以認為正是一種很有劃時代意義的初步的撥亂反正,下一步就應該盡早在行政區劃上,實現婺源、績溪兩縣的回歸徽州。并把這里就名之為徽州文化特區或仍叫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區,但得在行政建制上特一下,以便更好地統一領導、統一規劃、統一進行徽州文化生態區的保護。

    我在婺源與婺源的同志交流時,他們也認為搞文化特區的做法最好。甚至認為全國十個文化生態保護區都不妨搞文化特區。為了搞好文化生態保護,國家在發展指標,特別是在經濟發展指標方面應有不同于非文化特區的要求。

    由于太平縣長期歸了徽州,石臺縣、寧國縣也曾歸過徽州,旌德縣還曾與績溪縣合并,浙江的淳安、遂安等縣,歷史上也曾屬于徽州,因此保護徽州文化生態區,也該把它們包括進來。徽州素有小徽州、大徽州之說,凡是徽州人較多,徽州文化影響較大,徽州的物質文化遺存與非物質文化遺存較多的地方,也不妨列為研究的對象。我們也可對那里的保護工作提些建議,供人家參考。搞好徽州文化生態保護區,道路可能很曲折,但前途一定很光明,因為,這畢竟是人心所向,因為,這畢竟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郭因,安徽省藝術研究院研究員,著名美學家,出版專著多部。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協績溪縣委員會 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10205365號
皖公網安備 34182402000136號 技術支持:億家網絡  通信地址:績溪縣政府大樓 郵編:245300 聯系電話:0563-8162095 傳真::0563-8162095
北京11选5走势图预测 电子游戏平台 sj四季娱乐 球棎比分网足球即时比分 好运彩彩票网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500 天顺娱乐开户 江苏快三稳赚技巧 pk10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重新时时彩计划稳定版 现金版两人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