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11选5走势图预测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史長廊
 
宣城風物·績溪物產之徽菜篇 母親與餛飩
時間:2012/10/22 11:00:07 來源:績溪政協網 作者:王正洪  瀏覽量: 2201

每每看到白發蒼蒼的老嫗或在小吃店什么地方看到“餛飩”二字,看到別人端起餛飩的樣子,我便會想起自己的母親,一個滿頭銀發,餛飩做得極好,燒得一手好菜,性格又極為倔強豪爽的母親。母親在我一生中留下了永生不滅的印象,希望我讀書,又希望我傳承她的手藝。

今日的我已去過眾多城市和眾多的風景名勝區,但我從未見過或享用過我母親做過那樣鮮美的餛飩。她搟的餛飩皮是那樣的薄和通透,下在鍋里的餛飩簡直就像是盛開的菊花,一朵朵,渾身散發著香氣。

說起母親做餛飩的手藝,那倒是有一番歷史。母親叫蔣玉英,1925年10月生于宣城楊柳蔣村,抗日戰爭爆發以后私塾無法再讀,10多歲便逃難到當時的徽州府歙縣,后幾經展轉來到當時較為繁華的具有水路碼頭之稱的績溪縣臨溪鎮。

見她聰明機智,模樣清秀,又姓蔣,被臨溪街上做面點生意的蔣華芝師傅看中,收為學徒。蔣華芝是做徽州面點的高手,擅長米粉、油面、水餡包等。即使是在文革年代,他的生意也非常紅火。1974年,我在縣五七大學(現在的臨溪中學)讀初中時認識了他。尤其是逢年過節或公社開大會,蔣華芝的面點生意更是忙得不可開交。也是從母親的口中得知,他是我母親的面點師傅,他所做的餛飩在徽州堪稱一絕。由于當年蔣老先生的悉心傳授,我母親也學得了一手做餛飩的絕活,據說還是他的關門弟子。

餛飩,僅是徽州傳統小吃里面的一種。要求面皮極薄,手工剁肉,鮮肉入餡,用竹筷蘸肉粘面皮包起來,經煮不化,入喉如湯。煮好后放入湯碗中。湯碗中一般放有榨菜末子、豬油料渣、蔥花、鹽、味精、醬油、胡椒粉等,味道鮮美。這樣的餛飩徽州人會做的不少,但要做得像我母親和蔣老先生那樣的精致,頗為少見。

粉碎“四人幫”以后,1977年我母親又拾起擱置多年的手藝,在雄路老汽車站候客亭里賣餛飩。1981年夏至1982年春一度到南陵縣弋江鎮賣過餛飩,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遷到臨溪鎮上賣餛飩,94年借蕪屯公路改造之機,我將自家的院子改成了三間小店面,母親又搬了回來。賣餛飩是一項極其辛苦的生意活,每天天不亮,大概三四點鐘光景,母親就起床手工搟餛飩皮。一場面不過兩三斤,一場面皮搟下來需要2個小時左右的時間。首先是將面粉、水和在一起,用手反反復復的揉,待揉透了,綿軟了,再用面棍反反復復的搟,搟到自己滿意為止。我母親搟的面皮薄如蟬翼,鋪在報紙上,底下的文字清晰可見。機器搖的皮,一斤面粉大概能煮14碗餛飩,而我母親手工搟的面皮,一斤面粉能煮16-17碗餛飩。包餛飩也是很有講究的,肉餡放進之后,左手五指拿捏既不能松,也不能太緊,里面得留有空隙,包好的餛飩像花朵一樣,放進鍋里一煮又好看又灌湯,煞是美味。挑肉餡的工具是母親用竹子自己特制的,筷子一樣,但另一端又像勾起的手指,以有利于挑起肉餡。家里至今還保存著母親做餛飩的擔子,它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它見證著母親從臨溪到雄路,到南陵弋江,再到臨溪,又到雄路賣餛飩的艱苦歷程。無論是在雄路,還是在臨溪,或是別的什么地方,母親的餛飩都得到眾人的褒獎。特別是老人、小孩,他們非常愛吃。方數里無人不知,只要嘗過我母親做過餛飩的人,下次他肯定還要光顧。歙縣、屯溪,祁門一帶的駕駛員路過時,總要停下來吃一碗餛飩再走。尤其是那些生病的中老年人,口感無味時,就叫親人或自己到我母親那里煮碗餛飩。仿佛母親煮的餛飩是味良藥,讓他們心生難忘,一碗下去以后,病情好了許多。也因為餛飩,也因為雄路這十字路口,交通要道,我母親結識了許多人,如上海人、浙江人、江西人,我母親又會講多種方言,也因為我母親有著豪爽而倔強的性格,因為她有著與生俱來的同情心,對遇上難處或貧苦的人往往不收錢,甚至還施上援助手之,致使許多人同她成了忘年之交。我母親非常喜歡小孩,如今在雄路、臨溪仍有不計其數的年青人都親切地喊她奶奶。

母親做餛飩的手藝是有目共睹的,她帶過一個徒弟,只因這活兒太累,本錢不大,利潤也不高,她既沒有將我母親的手藝學到手,也早另謀了出路。母親也曾想把這門手藝傳授給我。每當星期天和寒暑假,總要喊我過去幫忙,教我搟面皮,剁內餡,煮餛飩。無奈我一直上學,幫襯的日子太少。1980年考上大學以后,特別是到縣政府辦公室工作忙了以后,再也沒有功夫沾上這門手藝。偶爾回去,也只是帶著妻兒、朋友品償老母親的手藝而已。

從1977年到1999年,母親做餛飩生意長達23年,23年里父親與我都沒有幫過她什么忙。開店容易守店難。她一人獨撐著餛飩攤,起早摸黑,風雨無阻,為生活,為蔣氏餛飩這塊招牌,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面容清瘦,背微陀,白發蒼蒼,兩眼炯炯有神,70多歲了,談話辦事依然干凈利落,處事大度的就是我的母親,生我養我、給我取名“正洪”的母親。“錢財如糞土,仁義值千金”“寧向直中取,不可曲中求”,一個對《增廣賢文》、《千字文》隨口誦出的母親,在我的身上不知包含著她多少殷切的希望。

如今母親去世了,漸行漸遠,天空中已經沒有了她的身影,然而她的白發和餛飩總是浮現在我的眼前。仿佛她去世了以后才真正走進我的心里,才真正成了我日思夜想的母親,她所做的餛飩才如此令我回味,才如此清晰地呈現在我的眼前。

蔣玉英,我的母親;我的母親,徽州割舍不掉的餛飩情結,讓我心碎,讓我揪心。日子在一天天地推進,母親,這就是我對你的思念嗎?


    
Copyright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協績溪縣委員會 版權所有  備案號:皖ICP備10205365號
皖公網安備 34182402000136號 技術支持:億家網絡  通信地址:績溪縣政府大樓 郵編:245300 聯系電話:0563-8162095 傳真::0563-8162095
北京11选5走势图预测 齐齐乐捕鱼(红包版) 百利宫赌场 新强时时彩三星和值走势图 红魔3肖6码准不准 时时彩走势图 11选五任5胆拖技巧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极速时时官方开奖网 竞彩十年高手谈心得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